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新零售頻道 >> 正文
每日優鮮,生死一線間

  時間的指針撥向2022年下半年,每日優鮮迎來的卻是當頭棒喝。

  截至今年6月底,每日優鮮在全國13個城市擁有前置倉站點,然而在隨后的3天里,公司連續關閉了9個城市的業務。

  從2019年巔峰時期的20座城、5000個前置倉,到如今僅剩北京、上海、天津和廊坊4座城的前置倉,每日優鮮只花了3年的時間。

  根據財報顯示,2018~2020年,每日優鮮凈虧損分別為22.32億元、29.09億元和16.49億元。

  2021年年報未發,此前每日優鮮公告預計的數字是,2021年凈虧損可能超過37億元,4年累計虧損可能超過100億元,幾乎與其歷年的總融資規模相當。

  每日優鮮的“敗退”同樣也反映在股價上。盡管2021年如愿搶下了“中國生鮮電商第一股”的美名,然而登陸美股之后,每日優鮮的股價卻一路下挫,且不說難以從二級市場上融資,由于股價長期低于1美元且遲遲未能發布年報,每日優鮮已經收到兩次退市警告函。

  昔日資本寵兒,今朝明日黃花。我們不禁要問,每日優鮮,大限將至了嗎?

  每日優鮮的困局是行業的共性嗎?每日優先的經營模式存在什么軟肋?每日優鮮的未來又將走向何處呢?

  講故事容易,寫故事難 

  據“電商寶”大數據顯示,2021年我國生鮮電商交易規模達4658.1億元,同比增長27.92%。同時,2021年生鮮電商行業滲透率達7.91%。

  在高速增長的情況下,當前生鮮電商的滲透率仍然較低,顯示出巨大的潛能空間,也符合高速賽道的特質。

  不僅數據形成了支持,從需求端的主觀感受考慮,生鮮到家服務似乎是一樁怎么看都很美的生意。

  隨著人們購買商品愈發注重品質和效率,生鮮到家服務能夠全方位滿足消費者、尤其是年輕消費者的訴求。

  想象一下,在這炎炎夏日,當你已經上了一天的班,疲憊不堪地回到家中,哪里還有力氣去逛超市,更不用說菜品所剩無幾、即將關張的菜場了。

  生鮮到家服務的出現堪稱懶人福音,“沙發土豆”們只需人在家中躺,就能坐等各色新鮮食材送貨上門。特別是在疫情期間,人們對生鮮到家服務的渴求更是達到了史上巔峰。

  在每日優鮮CEO徐正的眼里,“美好生活的一百件事情的清單當中絕對沒有去店里買菜,讓大家更方便地獲得食物的美好,是我們持續做的事情”。

  然而,理想是豐滿的,現實卻是骨感的。美好的商業愿景未必就能化為可觀的盈利和實實在在的現金流。

  從2018年到2021年第三季度,每日優鮮累計虧損金額達到了99億元,僅2021年前三個季度的虧損就突破了30億元。

  財報顯示,截至2021年9月,每日優鮮持有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21.7億元。按照每日優鮮的虧損預期,如果沒有新的融資,現金流很難支持公司接下來的發展。

  別說是每日優鮮,就連盒馬這樣的巨頭在打造生鮮到家業務的征途中,也是一路虧錢,一路匍匐。

  7月12日,據消息人士稱,盒馬鮮生正在尋求以約60億美元的估值籌集資金,較今年年初提出的100億美元估值縮水40%。另外,盒馬的本輪融資并不順利,估值縮水后,“買漲不買跌”的心態導致認購者并不積極。

  生鮮零售,雖說是消費者的剛需,但實際操作起來卻是一個藍領工程。從原材料端的選品、分揀、包裝、倉儲再到配送,但凡一個環節出現紕漏就會毀于一旦。而以上的諸多環節,每一個都涉及損耗成本。外加后期的營銷,生鮮的燒錢之路似乎看不到盡頭。

 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統計,國內生鮮電商領域,大約有4000多家參與者,其中僅有4%營收持平,88%陷入虧損,最終只有1%實現盈利。就現階段而言,沒有哪一家生鮮零售可以說自己已經實現了穩定盈利。

  賠錢賺吆喝的行情仍在繼續。

  前置倉,昔日光環的魔咒 

  2014年12月~2020年12月,每日優鮮累計融資10輪,共獲得資金超110億元。而過去4年間,每日優鮮幾乎將所有融資虧損一空,分毫未能轉化為盈利。

  說來有些諷刺,每日優鮮在2014年創業初期之所以受到資本的青睞,正是因為其開創的“前置倉”模式。殊不知如今,前置倉卻成了作繭自縛的模式。

  區別于傳統倉庫遠離最終消費人群的模式,所謂前置倉是指在社區附近建立倉庫的模式。相較于傳統倉庫,前置倉距離消費者大多在3公里以內,因此在配送環節能夠更好地保證產品的新鮮度和物流的時效性。

  可惜,這個在最初對于資本家頗具吸引力的模式,實際運作起來卻是高開低走。

  前置倉本身就是一個重資產、重運營的模式。

  據東北證券研報數據,前置倉模式的履約費用高達 10~13元/單,是傳統中心倉電商的3倍左右、平臺型電商的2倍左右、社區團購的6倍左右。在毛利率25%的假設下,客單價達到58元、單倉日單量達到1000單時,才可能實現履約層面的盈利。

  資金鏈的捉襟見肘讓每日優鮮陷入了極大的被動,面臨著供應商和消費者的雙重夾擊。

  值得關注的是,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,每日優鮮尚未支付的供應商欠款凈額分別為7.39億元、14.19億元、10.88億元,同期付款周期40天、55天、72天。付款周期越來越慢,未支付的供應商欠款也越來越高。

  沒有了供應商的加持,每日優鮮就難以獲取高品質的商品,愿意合作的供應商則大幅提高進貨價。與之對應的,消費者在每日優鮮的平臺上能選擇的品類越來越少,價格反倒是越來越貴,自然也會引發客戶的不滿。

  和每日優鮮一樣采用前置倉模式的叮咚買菜,日子也并不好過。作為第二家上市的生鮮電商平臺,叮咚買菜在巔峰時的股價達到了33美元/股,而7月11日的股價僅為5.75美元/股。

  根據叮咚買菜2021年全年財報顯示,其凈虧損總計達64.29億元,同比擴大超2倍,近三年的虧損金額累計近115億元。另一方面,叮咚買菜的現金流并不充裕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叮咚買菜擁有現金以及現金等價物、短期投資為52.31億元。

  盒馬生鮮CEO侯毅曾直言不諱地表示并不看好前置倉。他不看好的理由有三點:客單價上不去、損耗率下不來、毛利率難保證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每日優鮮

研究報告、榜單收錄、高管收錄、品牌收錄、企業通稿、行業會務




把玻璃球塞进去不许掉网页-国内少妇偷人精品免费-熟少妇性饥渴在线观看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